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网站导航
热点: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艺术收藏 > 正文
大美墨韵有新意 ——访当代艺术家郭艺九
时间:2021-11-25 09:35:18    来源:中原经济网—河南经济报    

  河南经济报 记者 张长剑 文/图

  

8-06.jpg

  人物名片

  郭艺九:号大初、东京汴梁来者、咸熙堂主人。

  1982年9月出生于河南开封,现居杭州。

  2007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专业,获学士学位。大学本科时期导师为郑力先生,后受教于博士生导师林海钟先生。

  现任浙江画院创研员、绍兴画院画师、尉氏县文联名誉主席。

  2017年在浙江美术出版社出版《晴川浮翠—郭艺九作品集》;

  2018年为杭州动车南站贵宾厅创作巨幅青绿山水画《西湖春色》《湘湖胜景》;

  2019在开封博物馆展出《东京梦华—郭艺九作品集》;

  2021年其作品《四渡赤水》《双碟亭》在浙江展览馆展览。

  代表作品《四渡赤水》《尉氏八景图》《双碟亭》等被中国美术学院、开封博物馆、海内外收藏家收藏。同时,诸多国内外专业杂志对其做过专题人物介绍。

  

8-100.jpg

  《四渡赤水》

  

8-03.jpg

  《双蝶亭》

  日前,在浙江展览馆举办的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主题特展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当代艺术家郭艺九创作的《四渡赤水》《双碟亭》巨幅山水画等在特展上引发广泛关注。近日,记者专访了郭艺九,一窥其对艺术的独到见解和深层次理解。

  记者:郭艺九老师,据我们了解,您从事山水画创作20多年了,在书画界颇有影响。请谈谈您创作《四渡赤水》《双碟亭》巨幅山水画的经历。

  郭艺九:今年恰逢建党百年,浙江画院安排了很多建党百年题材的艺术创作。关于《四渡赤水》的创作,我还专门查看和学习了一些资料。那次战役是遵义会议之后,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,处于国民党几十万重兵围追堵截的艰险条件下,进行的一次决定性战役。中央红军采取运动战方针,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境地区,积极寻找战机,彻底粉碎了国民党企图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狂妄计划,红军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,是红军长征史上以少胜多、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战例。作品的色彩基调是浅绛,天空和角落的左下角都运用了大量的红色渲染,上面是拂晓时的天空,寓意着红军突围将要迎接新的征程,左下角红军迎着炮火和血染的江面取得新的革命胜利。整幅画面的山川取自川黔滇边境地势,以红军和红旗为主线,形成一种S型律动的构图方式,把红军在战役中的韧性和顽强体现出来。《双碟亭》这幅画是青绿作品,是比较典型的游思型中国画创作,画的是上虞祝家庄采风园里的一座双碟亭,亭子周围都是桃花,让人看着欣喜不已。

  传统的绘画魅力在笔墨,而古人说绘画立意于笔墨之先,取意于笔墨之外。上大学之前我一直都是以临摹为主,包括目前也是偏重学习古人画作。初学者需要先承袭与自己性情相合的古人笔墨技法,绘画与诗文相通才会有书卷气,而后可以言画,王右丞说“诗中有画、画中有诗”,倘若不知道绘画创作的缘由而一味执着笔墨,到最后也只是学了一堆绘画皮相。

  记者:您从事山水画创作以来,最大的困惑是什么?您觉得自己在山水画创作方面有什么新的尝试或突破吗?

  郭艺九:目前我在浙江画院工作,我们每年都有几次下乡写生,现在的画家写生更多的是照着风景画照片,跟古人所说的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完全是两码事。中国画的构图决定了“搜尽奇峰”的意义,去写生不是去抄袭自然,更不是让你坐在风景里无中生有。对于游思性的构图,能够使内心景物和笔墨技法完美结合,这种独特性才可称之为中国画。中国画发展到当下,其发展的每个阶段都会有困惑,就像人生在每个阶段遇到不同的问题一样,每个画画的人都应该思考的问题是怎样继承和发扬中国画艺术特色。我在自己创作的绘画作品上题写诗歌和文章,这其实对于民国之前的三流画家来说是很平常的一件事,可对于今天的一流大画家来说可谓一件极难的事情,甚至有些画家连诗歌都读不通顺,这也是这个时代画家的悲哀所在。

  记者:中国青绿山水画发展到今天,您觉得当代新山水画和传统的山水画有什么不同?

  郭艺九:我的老师林海钟曾说,“当下最大的问题是对山水画基本常识的无知,所以看不到真正的山水画。山水画要想获得进一步的发展,首先要超越古人对山水画的认知。我们要多学习、多读书,以前学画画时,老师就讲过,对山水画差不多经过20年的学习和了解才有资格进行创作。现在很多山水画很奇怪,大部分都是风景画。当然,画山水画是比较难的,需要真正热爱山水画,花一生的精力安于笔墨才能进入山水画的世界,现在大多数画家都是有名无实。”这是对当代新山水画的问题一个极好的回复。唐代的孙过庭在《书谱》里提到“古不乖时,今不同弊”,意思是说,学习古人不要违背当下时代精神,追求今天时代的气质不要与时下流弊鄙陋相合。我认为,对于山水画基本常识的认知和读书修身都是必要的,而不是为了追求所谓的新风气和新形式而迷失在时代的洪流中。

  记者:您创作山水画多年,创作之路经历了一个怎样的过程,有什么样的变化?

  郭艺九:在我画画的过程中,父亲、母亲对我的影响是比较直观的。父亲是一名教师,一直都很支持我。母亲是反对的,她觉得画画太浪费钱甚至不是个正当的行业,后来我考上中国美术学院后她也就默许了。记得大学时期我一直醉心于水墨山水画,喜欢画面纯净比较文气的枯木竹石,她说我的画没有车、马和人,后来我就学了些点景人物和动物画法。

  随之我又开始研究青绿山水画技法,从唐代到明代、清代、民国时期,每个时代的青绿山水画都有明显的气质特征。时至今日,我对青绿山水画的痴迷无形中仍带有一种莫名的热情。

  记者:画家的创作表达和观者的理解是双向交流的,具象的细节更容易让观者接受,而大的意境观者却不一定理解。在细节与意境之间,您是如何处理这个关系的?

  郭艺九:2019年,我在开封博物馆举办过展览,里面有一幅《侧柏图》,是画的我老家明朝时期的一棵古柏树。多年来,中原大地饱受战乱之苦,能保存下来的古树和建筑是很少的,每棵古树、每座古建筑都弥足珍贵,它们不光是古人智慧的结晶,也是有形的文化财富。那次展览我还创作了一组《尉氏八景图》。当时仔细翻阅了嘉靖年间的县志,里面有8首王昈写的尉氏八景诗,于是根据我们县目前的景象和古诗绘制了这八幅画,读古人写的诗词,仿佛穿越到当年,那时候的尉氏文气而且质朴,草木华滋。对着自己创作的八景图,消解了我对家乡的思念之情。绘画有雅俗之别、格调高低之分,甚至对文化倾向有直接影响。一幅画的画面是骗不了人的,那画是为自己画的,还是为别人画的,或是为众生画的,画面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遮蔽它。  

 

8-01.jpg

 

  《一杆青龙》  

 

8-05.jpg

 

  《煮泉图》  

 

8-09.jpg

 

  《寒鸦欲集》  

 

8-07.jpg

 

  《蒲涧图》  

 

8-08.jpg

 

  《寒林平野》

编辑:李艺凡
关键字:
中原经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• 1. 本网注明来源为中原经济网—河南经济报、中原经济网的稿件,版权均属于河南经济报社,未经河南经济报社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使用。
  • 2. 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原经济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  • 3.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邮箱:jingjibao@qq.com
Copyright © 1987-2020 河南经济报社 中原经济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 中原第一权威经济门户
联系邮箱:jingjibao@qq.com 报社办公室电话:0371-53306911
报纸广告热线:0371-53306913 53306918 报纸发行热线:0371-53306915
《河南经济报》国内统一刊号:CN41-0066   邮发代号:35-92
豫ICP备09031906号 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41120200004
  技术支持: 河南经济报社网络部  法律顾问:北京市盈科(郑州)律师事务所 何拥军 谷亚娟